yy字幕网app 下载

秦优踢了他一脚,他快速的躲开。

电梯很快到了乔承瑜的楼层。

秦优让江芜先走,自己跟在身后。

江芜去按门铃。

门开的很快,在江芜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侯,一个柔软的身体就已经扑进他怀里。

“江芜,你终于来了,我好怕呀,好怕江荔有事儿,那我可怎么办呀。”

乔承瑜在江芜怀里呜呜的哭。

此刻她身上只穿了一件真丝的吊带睡裙,里面没有穿内衣。

柔软的身体贴在江芜身上,隔着薄薄的布料,江芜已经能感觉到她的体温。

他脸色微微一僵,伸手推乔承瑜,可是乔承瑜却紧紧的抱着他,还将他往屋里面带,“你先进来吧。”

这时,秦优从江芜身后走了出来,她手劲很大,一把就将乔承瑜给拽了开来,还握着她的胳膊不松手。

“唉呀,你弄疼人家了啦。”

黄色裙蛋糕清纯次小美女迷人私房照

乔承瑜撒娇的喊了一声,抬头才发现拽开她的人是秦优。

她目光冷冷的扫了秦优一眼,今天你既然来了,那就自认倒霉吧。

“你快松开我啦。”

乔承瑜伸手想甩开秦优,可是秦优却握着她的手臂不松手,反而笑着道:“乔小姐不是害怕嘛,我来保护你,我可凶了。”

说完,她拽着乔承瑜走进屋里。

江芜跟在她们身后,突然就有点想笑,他媳妇儿真的凶。

一走进来,秦优便将乔承瑜甩开,伸手掩着鼻子,屋子里浓重的香味,闻的人头晕。

她走过去将窗户打开,门也打开了。

江芜还站在原地问乔承瑜,“江荔呢?”

“哦,她刚才疼了一阵子之后,便说不疼了,我让她回房间休息了。”

乔承瑜说道。

“哪个房间?”

江芜问。

乔承瑜不情不愿的指了一个房间。

江芜走过去,推开房门,果然看到江荔睡在床上,脸色苍白,连唇色都变得苍白了,看起来很是虚弱。

他皱了一下眉头,“怎么回事儿啊?”

缓缓的走了进来,伸手拍了拍江荔的脸,“姐,醒醒。”

乔承瑜在旁边说:“她才睡着,你不要叫醒她了。”

江芜没有听乔承瑜的,继续伸手拍江荔的脸,“醒醒啊。”

江荔迷迷糊糊的醒了过来,看到江芜的脸,她觉得自己出现幻觉了,“小芜,你怎么在这里?”

“我来接你去医院,你生病了。”

江芜说的很直接。

“我生病了?”

江荔自己都有点懵,她平时身体好的不得了,感冒都很少有的。

她想起身,结果一下子又跌回到床上,她这才相信了,然后哭了起来,“呜呜,我到底什么病啊?

我怎么觉得自己快死了一样,我没有力气。”

江芜伸手扶住她,“你先别哭了,我带你去医院。”

他本来想扶江荔,可是怎么也扶不起来,最后只能把江荔抱起来,结果刚走到客厅,江芜自己的腿也软了一下。

秦优伸手扶住他,转头看了乔承瑜一眼,冷笑了一声,“乔小姐熏香玩的挺不错的嘛。”

乔承瑜脸色变了变,然后浅笑着说:“我平时身体虚,睡眠不好,这熏香是我找人买来的,专门帮助睡眠的。”

秦优虽然不懂医,但是她死也不会相信乔承瑜屋里点的熏香是帮助睡眠的。

她没有说话,伸手去扶江芜背上的江荔,担心江芜一会儿手上没有力气把江荔摔下来,结果秦优的手刚刚伸过去,江荔就尖叫,“啊——,秦优,你想对我做什么?”

她刚尖完,江俊德和江夫人便出现在门口,老两口看到江芜背着江荔,又听到江荔刚才尖叫的那一声,下意识的都朝着秦优看过去。

江俊德皱了皱眉,秦优的手收了回来。

江夫人快步走过来问:“阿荔,你这是怎么了?”

江荔从江芜背上挣扎着下来,扑到江夫人怀里呜呜的哭,“妈,我好难受,我真的好难受。”

“你别哭,别哭,妈妈送你去医院。”

江夫人心疼的拍着江荔的背。

江俊德和江夫人焦急的带着江荔下楼。

江芜还跟秦优站在一起,这时江夫人扭头叫了江芜一声,“小芜,你也跟我们去医院。”

“我就不去了吧?”

江芜不想去,“我晚上也不回家住了,我跟优优住。”

江夫人突然就有些生气,“江荔是你姐,她现在生病了,也不知道是什么毛病,你身为弟弟,不该去医院陪着她,关心她吗?”

江芜张了张嘴刚想反驳,秦优开口,“你去吧,我回去了。”

秦优抬步离开。

走到江夫人身边时,江夫人开口道:“秦小姐现在还是我们江家的儿媳妇,有些事情还是需要解释清楚的。”

“明天我会去江家。”

秦优说完,转身离开。

江俊德眉头一直皱的紧紧的,“你们上不上车,阿荔难受的紧。”

江夫人拉着江芜上车,江芜还不断的扭头看秦优。

“看什么看?”

江夫人伸手在他头上打了一下,“坐到副驾驶座上去。”

江芜无奈的上车。

秦优看着他们的车子离开,站在原地,仰头望天,心烦意乱。

乔承瑜看着他们走了,勾了勾唇,将房门关了起来。

虽然今天没有跟江芜发生什么,但是也没有让秦优讨到什么好处,她给江荔吃的东西其实对身体一点害处也没有,甚至可以算是一味补品,不过加上这个熏香就不一样了,那就是一种能折磨死人的毒了。

她给江荔咖啡放的那一味补品,正好就是秦优常吃的,之前江荔请她去江家吃饭,江芜却跟着秦优去上班了,她听到江夫人说让厨房给秦优炖安胎的药,她找江荔要了那个药方,回来就研制了这种专门和那一味安胎药相冲的熏香,她等的就是今天,如果秦优没有来,她便顺理成章的和江芜发生关系。

现在秦优来了,那江荔身上的毒,就是她下的。

这种毒一般的医生可是查不出来的,除非是顾佬,或者顾佬的传人,不过秦优怎么可能会认识顾佬呢?

而且顾佬也没有传人啊。

乔承瑜呵呵的笑了起来,给自己倒了一杯红酒,细细的抿了一口。